【画】不要枯竭…




「饼干罐里不是塞满各种饼干吗?包括喜欢的和不太喜欢的。若是把喜欢的先吃掉了,剩下的全是不太喜欢的了…
当我觉得难受,总这样想,目前这不太如意,是先吃掉不喜欢的,而往后就会好的,人生就像饼干罐… 」  — 《挪威的森林》



处于四面白墙,很痛、很难过,蜷缩在被团得稀皱的白色床单上的时刻,脑海总不时模糊地浮起,久远以前念过的,有关饼干罐…


呵,能不能,能不能快快消耗掉这难吃之极的饼?能不能不喜欢的都选择吐吐掉?如果生命折半点已过,那么前半生里,是不是已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掉所喜的,饼干罐里只余下难吃的?抑或,来到了这苍白之处,已意味着,喜或不喜,罐子里其实已所剩无几了…  疼痛攻心,软弱心绪在阴影笼罩下不由自主混乱撞击…


一分一秒,一分一秒,一旦舒缓之药发效,汹涌的浪潮退远,空气恢复平静,濡湿冰冷软滩上瘫卧一尾缺氧鱼。当神志力气恢复些,不愿呻诉、不愿思绪再脱缰下,往往,搁在一旁的速写簿成了出口… 一笔一笔,再一笔,让指尖努力去凝聚隐隐涌动的低潮与不安,流泻而出成不假思索之线条,微弱的、使力的、凌乱的、工整的… 


慢慢、慢慢只筛留下一片平静海涛轻轻拍击…  呵,还能画,已是握着的好饼之一,但愿能握下去、握下去… 不要枯竭…



 (如果你看到什么…)



  脸、脸、脸…



  窗外…



  消翳…



蛾…  
 



其余的,不尽录了…



 

39 則迴響於《【画】不要枯竭…

    • *
      想想,我好像正相反… *.*
      打开饼干或巧克力盒,仿佛都是先拿喜欢的,结果留下不喜欢的,吃不完或吃很久… = =!

      ps. 打着留言时,不知怎的,忽然想起《阿甘正传》里类似的一句..
     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. You never know what you\’re gonna get…

    • *
      谢谢歪来看画、聊聊… 但愿歪心情有好些,妈妈也快快好起来: )

      脸、脸、脸,画的时候,心情带着荒谬诙谐感..
      画完,也好玩的问来访的朋友,探头的姑娘,看到什么吗..
      没有人看到脸,呵…

      歪喜欢听歌,可喜欢林夕作词\\王菲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