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画】看见…



sunlight…    watercolor.    (31x46cm)   28.11.09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你来到门口的时候 ,我正推着脚踏车准备出去。
身上是卡其短裤、小白背心、球鞋,头上束着马尾顶着鸭舌帽,再慢个一分钟,我们就错过了…
你下车,递来一个大信封说是公司新的桌面日历,新年快到了。与过去多年一样,岁末你总不忘送一份给我,我感激接过,道谢…


“ 要下雨了,还出去吗?” 你看我这副郎当的模样问。
“ 嗯,这时候正凉快呢,小雨不怕。” 我作势拉了拉鸭舌帽缘。
“ 吃过晚饭了吗?” 你站着,有些踌躇地问。我知道,你还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“ 刚吃了些自烘的面包,你要不要也到湖边去走走?”我于是问,你点点头。


我转身把脚踏车推回屋里去,放下了手中的日历,顺手取过了搁在玄关处的速写簿,塞进红色布袋里。出来,看见你已从车里抽出了一把大雨伞。


呵,走吧!

*



往湖边的小路高树参天,抬头是满满当当苍翠的绿叶,铺天的清幽凉快。微风拂过,远远近近,总有些枯叶悄悄飘落,落得一地踏出去喀嚓喀嚓的碎裂声…  我低头聆听双足一步一步踏奏的落叶挽歌,心神飘远…


你的电话忽然划空唱起一首尖锐的流行乐曲,不协调地惊扰了大地。你有些尴尬皱眉地接听,然后不禁全神地应对着,仿佛很棘手的工作问题,踏出的步伐逐渐放缓了,也看似沉重了。


我不期然地走在了前头,抬头见几片枯叶正悠然旋转而下,忽然就兴起了玩小时候的游戏。我伸出双手,企图去接晃下的叶片。在高树洒落的闪烁光影下,一片、两片、三片,呵,如生命中许多飘渺、稍纵即逝的东西一样,我始终笨手笨脚,没有接住…


一地,萧萧落叶,悠悠岁月…



*




穿过了绿阴道,眼前是一片连着小斜坡的青草地。草地旁的篱笆处种满了许多粉红、粉白的九重葛…
花朵累累层叠,正热闹缤纷地展姿。瘦瘦的枝干仿佛已负荷不了花朵如此凛冽盛放的重量,弯曲俯首得几乎要贴到地面去了…




我扬起手,轻轻触摸着一簇簇柔软的花瓣。花儿别名叫纸花,是谁如此不识趣地硬给取了如此干巴巴的小名呢?
呵,花儿无语…

走着走着,来到了有些许凹凸不平的小斜坡…
如果骑着脚踏车,这会儿我会稍微离座,让轮子蹦蹦跳跳越过,然后,滑到老远的平地去…
我转身给落在身后,依然依附着电话的你,指指路上的小洞洞,要你小心脚步,自己倒是先溜跑下去了…

*




斜坡过处有棵不知名的黄花树,花朵长得有些像桂花,芳香四溢…
再过去的平地就是花季会开得铺天盖地,让我流连其下的风铃花木了。湖面一角已在望,湖畔有座亭子与篮球场。



毛毛细雨开始飘下,空气也略显润湿。闻着幽幽花香,我敞开了双手,感觉雨滴贴上肌肤的点点冰凉,心情畅快起来…


你跟了上来,电话盖上了,伞却撑开了来替我挡雨。
我把头稍掠到一边去,笑说:“呵,不用了,你拿着就好…”  
“雨大了就麻烦,回去吧!" 你不放心。
“不怕,这雨下一会儿就走了。" 我指着远处湖面天空上,依然釀着金边的云朵要你看。
“那到前边亭子躲雨吧!雨停再走,淋雨会病。" 半边的伞依然罩在我头上,我依从地走向了亭子。

*



亭子里已有一对友族在玩着电话游戏,似有感应,你电话也不甘寂寞地再度响起。你有些无奈抱歉地接听,我朝你微笑摆摆手,让你知道我并不在意。记得吗?我原就打算~小园香径独徘徊呀!自得其乐是我强项,呵。你在柱子边坐下说话,我在另一边盘起了腿,抽出了我的速写簿,开始画眼前风景…


雨滴在湖面播下一朵又一朵的花,叮叮咚咚,此起彼落,花开花逝…
篮球场上的人群并没因雨丝而停下,依然挥着青春,认真地追着球跑跳碰…
前方错落的小树丛,深浅有致的叶片因着雨丝,变得透亮欲滴…
湖边的小野花也不禁纷纷随风起舞了…


我忽然忆起了一首挺喜爱,有关《花校》的诗篇,大约是…



一个天真的孩子对母亲说,原来花儿都是在地低下上学的…
它们把门关着读书,倘若时间未到出来玩,老师是要罚站的…
雨季来了,花儿也就放假了,不用上学了…
它们会冲出来,穿着粉红、鹅黄与雪白衣裳,狂欢舞蹈…


我思绪飘忽,沉浸在眼前风景与手中画笔,并没留意你原来已说完电话,正对我说了些什么。我有些歉意地转头聆听。你在解释着刚才的电话,我只得温和再对你说,我真的一点也不在意。看你皱紧了眉心,依然继续说着工作上的烦恼,我尝试开解,给些意见,却渐渐发觉,再往下坐,你心思会继续被烦恼占据,愁眉不展,辜负了这一路好风景…


于是,在你停顿当儿,我转开了头,伸手出亭外说:“骤雨才过还晴了耶!走吧,沿着湖走,我带你去看一个有小鱼,小溪沟的角落。”


*



接着的路与终抵的清幽一隅,我开始霸道的、自顾自的絮絮要你看…


那是我取景入画、朗朗阳光穿透枝叶的细细碎碎,以及湖边顾盼生姿的小花丛…
这掉落树下一地的艳红油粽果子,我曾捡拾漂亮完好的,带回去摆在小陶盘里…
那安静的角落,有我爱坐的横卧树干,一旁小溪沟里是我丢面包喂养的小鱼儿…
看!远处云彩正在天空湖面绘染着两幅绚烂的晚霞图,一幅在天一幅在水,芳草萋萋,相互映辉…
 
晚霞笼罩下,我看见挺立的你,把双手举高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再深深呼吸,然后,放松笑了…
呵,你看见了,我于是也笑眯眯地说:“走吧,饿了!我们越过那边的马路,去吃你喜欢吃的麦当当啦!”




你骇笑说:“不是说才吃了面包吗?而且,好像工作也常打包吃腻了的?”
我眨眨眼,指着对面高高大大,刚好亮起灯的招牌说:“我想吃那个发财大汉堡呀!预祝新的一年,老友工作顺利,恭喜发财!”


你失笑起来,呵,走吧!让我们大步向前走,走入新的光影去… 

28 則迴響於《【画】看见…

    • *
      双齐妈妈对画,对艺术都有所研究…
      你所给与的评语,一向中肯,我常有同感…

      这次那么鼓舞的赞赏,我可不可以厚颜的照单全收呢?

  1. 雪:

    每次看你寫的文章,就是心很暖及感動,雖然是緩緩、淡淡的。我想,誰有你這麼一位朋友是幸福的事。喜歡你這樣的敘事方式,期待你更加棒的文章。

    祝安!

    • *
      因为少好好写字,我其实已不大会写了,常见生涩笔拙…
      这篇文字,我夜里断断续续、修修饰饰,写了已超过一星期了,你说,是不是很糟…

    • *
      好久不见的member,希望你一切都好…
      有淡淡幸福喔,我还想着,我会不会不小心倾泻了一些淡淡感伤…

      呵,谢谢你的阅读与喜欢~

    • *
      给你轻松的感觉哦,那真好…
      忽然想问,快乐天堂远不远呢?

      你会不会回答我,快乐天堂就在我心里?
      呵,夜深了,别理我鬼扯…

    • *
      颖,今天念到一句鲁迅说的…

      小时候,我们都以为自己能够飞翔…
      长大后,却发觉为了许多琐碎的事,我们都滞留地下…

      呵,我喜欢阳光的暖。

  2. 雪,這句教我惶恐..
    到了今天,忽然發現我不是不能飛,是根本沒有勇氣去飛..
    瑣碎的那些,總教我太戀棧

    所以,飛不起來,我不怨誰,只怪自己..

  3. 哈哈哈
    我发觉你好可爱..

    我想我得认真的大你咯
    天堂远不远??其实我真的不知道答案耶(很白痴的答案吧!!)

    不过对我来说天堂永远会有位天使在守护着你(赞同吗??哈哈)
    只要你天天开心,不管天堂多远,你还是感受得到天堂的感觉..哈哈

    • *
      可爱喔,是咯,老人家有时候是比较可爱的…
      说话偶尔也率性一如孩子,不上不下,所以你绝对大到完,哈
      ….

      嗯,最近是有些过于热情好玩了…
      新年将至,是该好好反省,安静沉淀下了…

moneymoneyhome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