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画】累极…

炎热的六月中旬,与一众亲人去了亚庇短暂一游。


某个艳阳高照的早晨,在延绵着海鲜干货、手工艺品、以及水果市集的码头边,等待着四散购物的亲人在约定时间归队时,眼睛随意四处溜,无意中捕捉到这一幕…


三个黝黑的孩子,疲累之极地在一辆铺了几片纸皮的手推车上,窝在一块地沉睡。其中两个孩子裸着上身,脱下的衣衫随意地绕在颈间,撇在腋下。那光影,仿佛是经过了一轮苦干后,汗水淋漓,不敌酷热,而脱下用以拭抹的,孩子手脚裤裆也沾染了污迹。不远处的水泥地上,是一座座堆积如小丘般的青涩香蕉,呼应着檐廊阴影下熟睡的孩子。看着不禁要联想,是不是天未亮就起来干活,搬抬那罗厘载来的一车车沉重香蕉,结果筋疲力尽地也走不远,就地拥在小小手推车上歇着了呢?


呵,赤挚干脆的孩子双眼紧闭、口唇微张地继续呼噜呼噜,一个好奇宝宝正牵着父亲温暖的大手亦步亦趋靠近…




@ Kota Kinabalu     Jun 2010.   






  All in….    Watercolour.    Nov  2010.      

【画】脏兮兮猫儿


 Watercolour  (30×23).   12.11.10   


她听见被安置在门口木箱内的小弟在哭,目光忙往店堂里搜寻母亲的身影。外头强烈阳光对比下,黯淡狭仄的走廊让她眼前一霎黑,当母亲熟悉的身影浮现时,却是攀在一架木梯上的。母亲正弯着腰递过一些什么给下面的顾客,顾客却摇头指向另一角,仿佛要母亲再取什么来瞧。她把视线收回箱边,年迈公公惯常坐着打盹的旧板凳。那经年被磨挫得光滑的板凳呈着一片清冷幽光。是啊,母亲说公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像夜晚看到的星星那么遥远。往后,再不能带她到咖啡店吃烘面包半生熟蛋,也不能再逗弄小弟,想念的时候,可以仰望星空…  木箱内小弟眼泪鼻涕地继续抽咽着,外头正午的阳光亮得刺眼。

她跑近了木箱,鼻端闻到一股隐隐散发的尿臊味,脑际闪过母亲在水龙头下大力洗刷木箱的光影。那一把又一把的肥皂泡沫,滑下木箱,流向一边的沟渠时,堆积得像下雨前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云朵。她蹙了蹙眉屏着息,双手攥在小弟腋下,竭尽全力地要把小弟扯离讨厌的木箱。结果一个使力过度,兜脸彻腮通红地踉跄跌坐地上。身上压着的小弟吓得嘎然止哭,回过神反而嚎啕大哭起来,涕泪糊了她一脸。她不及思索地就一把往脸上的黏塔塔扫去,殊不知按过地面的脏脏小手给自己画了个大花脸。姐弟俩终在门口的顾客协助下站了起来,箱边一个小袋袋里,她掏出了一个奶嘴塞给小弟。“你不哭,姐姐就带你去找哥哥玩。”已懂蹒跚举步的小弟仿佛听懂了,乖乖嚅动双唇吮吸起来。

*
店后艳阳铺洒的空地上,一群孩子兴头正烈地玩着弹珠,站着蹲着架脚眯眼瞄着,煞有姿势。一颗颗透明不同色彩的弹珠在孩子指尖、地上仿佛吸饱了阳光,正充满元气地闪着光。一旁不知前身是什么的断垣残壁上,攀附着不知名野藤,一层层错综伸展而出的茂盛叶片,却意外地给了这燥热沙地一隅荫庇。孩子们的拖鞋弹珠罐子都堆在下面,小小两个身影也正挨挨蹭蹭走向这一角,一块石砖正好让姐弟俩相偎相傍坐下。

孩子堆中,黝黑灵活的小哥哥兴高彩烈欢呼着,掌心一托弹珠,看来又赢一场了。小哥哥仿佛什么玩意儿都有一手,总能从一点点不知哪来的弹珠、牌卡或什么的,赢回一整罐子来。她好想也一起玩,偏偏一旁的小弟奶嘴掉沙地,又哇哭起来。她把沾濡了沙子的奶嘴拾起,用衣角擦了擦,凑近眉心细看,犹豫一会,就毅然往自己嘴里送去。奶嘴上仅余的细沙很快被含掉,而那口中难受的涎沫,被一连吐了好几口在地上。好不容易弄干净的奶嘴,小弟却不领情,只含了一下又继续张口哇哭,奶嘴再嗒然落地。这回她跺了跺脚拾起只抹了抹,就瞪着小弟掣动的脸,那滔滔的泪呀画了满脸河川支流,她心软下来。“没辙了,大约是饿了,得回去找妈妈。” 她暗忖着站起,拉开了小弟背心前襟,把奶嘴塞进去,好腾出双手抱他。


不远处,妈妈正好急步走来,手里抱着另一名较大的弟弟,刚还发着烧在店堂内睡着的。听姑姑说,妈妈怀这弟弟的时候,帮婆婆抬一包米,压到了肚子,弟弟就赶着出来了。出来后常常生病,半夜也常发烧呕吐,妈妈好像都没怎么睡。急步趋近的母亲,放下了手中大的,接过她手中小的,就抽出襟边的手帕给姐弟俩擦脸。一面擦一面轻轻说:“五叔要是经过看到你们,又要说你们像一只只脏兮兮的流浪猫了。妈妈也不知怎么办才好,爸爸一人忙不过来,弟弟婆婆又一直病不好… ” 顿了顿,仿佛觉得不该与孩子说这些,振了振神又说:“好了,爸爸送货回来了,走,妈妈带你们洗澡煮饭吃去。” 她知道,是时候要到对面店屋楼上,姑姑家那借来的闷郁后房去了。洗完澡,吃完午饭,妈妈得回店铺帮忙,会留下小弟给她摇沙龙床午睡。她仰头,母亲正挺直了背杆,拖大抱小地转身,不忘扬声往阳光下的大儿喊去。沙地上很快就拖曳着长短不一,大猫小猫拢聚后相依移动的黑影…

*
呵,窗帷边描绘一页孩童影照,落笔间,没想到细碎回忆纷沓而至,洄游不去,牵起了微微波澜。那些平常的岁月,懵懂在其间时,仿佛是过不尽的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… 日头西晒,蓦然回首,当中许多年却已过去,一切仿佛又似弹指间消逝无踪。时光就是如此在开着玩笑吧?每个当下,都是在以极缓极微的方式游移,常常让人错觉一切身边事物仿佛恒久不变,实则却已悄悄阴阳潜移,晨昏更迭,春秋代序,幻化无常…  . 

如今,时光魔法下变幻长大的脏兮兮猫儿们,虽不全守在同一片土地上,感恩挨过了辛苦岁月的亲爱爹娘,尚算健康安稳,让一只只被拉拔大的猫儿能略尽孝道。呵,时光无情,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了…





尼泊尔,Ganesh Himal 山區,Tamang 族女孩。  摄影人:KL  
浏览着朋友拍摄的一系列山区淳朴孩童照,看见这女孩的时候,感觉似曾相识,不知怎的,忽然就很想把她画下来…
朋友说,会把画打印出来,连同其他孩童照一起寄往当地让导游派发。想想孩子们收到的喜悦,心亦喜之,感激KL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