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馔】少少肉也可可口(二)


      
饮食均衡,要有菜有肉有饭我懂,也尽量秉持着不偏食的习惯,但却也一直没怎么留心,份量多少才叫好。直到不久前,在一份报章的健康特刊里,无意中阅到,蔬菜一天里该吃5~8个你拳头大小的份量,才是健康之道。这有让我小小瞪大眼了一下,想想,早餐多是面包热饮简单解决,午餐加晚餐,顶多好像也只得两个拳头,硬硬要把水果算进去,也只能勉强算四个拳头,哇,连最低标也达不到!


你知道人老了,体魄不如前了,就会多留意健康饮食,不再像初生之犊,天不怕地不怕,也不怕疾病这恶虎。所以,有意无意间,开始在每周购物篮里,尽量摆进比例更多的各色蔬菜。家里一向不会浪费食物,买多了就自然会多煮多吃,这算是变相加持家人多吃蔬菜呵。别小看上面那不怎么样的家常菜,蔬菜种类计有:莲藕,西芹,荸荠,芋头,番茄,红萝卜,大葱,马铃薯,沙葛,沙拉菜,冬菇..(冬菇属菌类,也算菜一种呵?)当然,肉还是有的:煲汤排骨,半条花肉焖芋头,一把虾米炒沙葛。


菜多肉少的烹调挑战是,如何下手弄个色香味俱全,好让那些不爱吃菜、说只吃菜会脚软的家伙,看了依然开胃地扒多多饭,再一一把每道菜肴给吃个清光。即时每人只给我每道菜吃一个拳头,那这一餐里,起码已吃进三个半拳头菜咯,嘻!出招~




a。莲藕炒西芹。


莲藕有分嫩的、老的。老的比较粗肥,嫩的比较细幼。如果要用来炒,宜选嫩的(如下图)。这道菜,吃起来爽脆清甜,除了清脆莲藕西芹,材料中的荸荠,腰果也扮演着重要角色。营养很丰富的一道菜,我与母亲都很爱,尤其闷热天气,吃起来更觉清凉可口~^^


   
   


材料:
莲藕一支~ 切片;
西芹几支~ 除丝斜切段;
腰果半碗~ 也可用夏威夷果;
荸荠一碗~ 去皮却粒;
蒜米几粒~ 切片;


做法:
1。先用小火把腰果炒成金黄色(也可用烘炉烤)。
2。挪一边,小火放入蒜片。
3。放入其余的蔬菜,大火翻炒。
4。放入一些上汤(或清水),一小匙盐、小半匙糖。
5。最后,勾芡上碟。




b。沙葛春卷。


煎炸仿佛有欠健康,但里头藏匿的几乎是全菜,爽口小吃又特别能挑起一众家伙的食欲,偶尔为之不要紧吧!记得哦,炸好上碟前,用吸油纸吸干油分,身体对油脂的吸收会减低许多,而且春卷吃起来也会比较爽脆可口~


   
   


材料:
冬菇五朵~浸软切幼
虾米半碗~浸软(捣碎与否随君意:)
沙葛小粒~切细长状
春卷皮~ 约15片
蒜茸~ 一汤匙


做法:
1。热锅,少许油,炒香蒜茸,虾米,冬菇。
2。放入沙葛,大火翻炒一会,放入一小匙盐、一汤匙蚝油,混匀熄火。(如喜欢咬下还有脆脆的沙葛感,不宜炒太久,太久会出水,包起来也容易破)
3。另起锅,热一大碗油。油在热的时候,我在一旁开始快手包春卷。
4。包好马上下锅,如此材料不容易渗透春卷皮,春卷炸起来也漂亮。
5。要记得用小火,并不时翻转哦,不然会烧焦。
6。炸好放吸油纸上吸干油分,最后生菜伴碟上桌。




c。芋头焖猪肉。


你喜欢芋头吗?我这潮州妹从小就爱,听说福建家庭也常以芋头入馔。这道简单家常菜,卖相虽不怎么样,焖煮时间也比较长,但芋头软溶在撒了五香粉的汁液中,猪肉吸收了吃来会齿颊留香、扒多多饭哦~


   


材料:
芋头半粒~切小片
五花肉半条~切片 (花肉带点肥油,可让溶解的芋泥汁更幼滑,当然如果你极怕脂肪,可改用瘦肉)
小红葱头3粒~切片
五香粉~少许


做法:
1。热油,小火煎香红葱片,放肉片,再加入芋头略炒。
2。加入一大碗水,小半匙五香粉,些许盐,黑油,糖。
3。盖锅焖煮约半个小时至芋头有些软化,汁液显浓稠,就可熄火上桌。



d。罗宋汤。


又名ABC汤,看名就猜到是鬼佬汤,哈。这道营养丰富的拉杂蔬菜汤,我想很多人家都常煮吧,我也不多啰嗦了~


   


材料:
猪小腿骨一支~切两段  (汤煮好后,把里头骨髓挖来吃,铁质丰富哦。而且很便宜,只要RM2一支,汤就很出味)。
番茄三粒~切块  (煮这道汤,番茄可选略带青的,如此有点酸,汤会更开胃)
红萝卜一条~切块 (建议皮洗刷干净或仅略刮,一起切下去煮汤)
马铃薯两粒~切块
大葱两粒~切块


1。猪骨先用热水过一过,去掉一些杂质
2。所有材料放入锅里与一大锅水一起煲,开始大火,水滚转小火煲约3个小时。
3。熄火前,放入一匙盐。



*注:这是第二次分享,少肉多菜的食馔,有兴趣的话,第一次在下面相关阅读里~ ^^

【画】不要枯竭…




「饼干罐里不是塞满各种饼干吗?包括喜欢的和不太喜欢的。若是把喜欢的先吃掉了,剩下的全是不太喜欢的了…
当我觉得难受,总这样想,目前这不太如意,是先吃掉不喜欢的,而往后就会好的,人生就像饼干罐… 」  — 《挪威的森林》



处于四面白墙,很痛、很难过,蜷缩在被团得稀皱的白色床单上的时刻,脑海总不时模糊地浮起,久远以前念过的,有关饼干罐…


呵,能不能,能不能快快消耗掉这难吃之极的饼?能不能不喜欢的都选择吐吐掉?如果生命折半点已过,那么前半生里,是不是已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掉所喜的,饼干罐里只余下难吃的?抑或,来到了这苍白之处,已意味着,喜或不喜,罐子里其实已所剩无几了…  疼痛攻心,软弱心绪在阴影笼罩下不由自主混乱撞击…


一分一秒,一分一秒,一旦舒缓之药发效,汹涌的浪潮退远,空气恢复平静,濡湿冰冷软滩上瘫卧一尾缺氧鱼。当神志力气恢复些,不愿呻诉、不愿思绪再脱缰下,往往,搁在一旁的速写簿成了出口… 一笔一笔,再一笔,让指尖努力去凝聚隐隐涌动的低潮与不安,流泻而出成不假思索之线条,微弱的、使力的、凌乱的、工整的… 


慢慢、慢慢只筛留下一片平静海涛轻轻拍击…  呵,还能画,已是握着的好饼之一,但愿能握下去、握下去… 不要枯竭…



 (如果你看到什么…)



  脸、脸、脸…



  窗外…



  消翳…



蛾…  
 



其余的,不尽录了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