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画】灵动水彩~


 The water dynamic….    Watercolor.    13.6.10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常有人说,水彩,在所有绘画媒介中,是最难掌控,也最难画好的。主要原因是水彩以流动性强、不易控制的水分为媒介,运用水溶性调解色彩,绘抹的过程也以水的灵动、匀合来完成。

水彩,不像颜色笔、蜡笔、或粉笔等,比较能够把持住线条与色彩的流动,也不像覆盖性强的油彩和压克力,它不易被反复涂抹作修改。一旦覆盖次数或冲洗次数多了,就会失去了本身独有的透明纯净特性,纸面的纹理也会破损,从而产生一种画面“脏脏”的感觉。因此,创作一幅好的水彩画,过程常常有一定的挑战性与难度,偶尔的一个失手,或许整幅心血就报销掉了。

话虽如此,在尝试了不同媒介作画后,还是依然深深钟情于水彩。这或许与自小运用的熟悉性有关,也或许正因为水的那份灵动所能带出的无限可能,以及它特殊的不可预见性和偶然性,都让我深深觉得魅力无边。水彩的世界很广,每一回,发现了有趣的新作画方式,或彩绘出一些意外的效果,总会喜不自胜、手舞足蹈。孤独遨游的这些日子里,尝试了许多,也画坏了许多,逐渐能够比较随心灵活地,匀合不同方式完成画作。

水彩技巧中,觉得湿上湿(wet-on-wet)是最难掌握,最具挑战性,但也是最富吸引力的。有段日子,废寢忘食地就为着不停探索,企图尝试所有的可能与不可能…  其他的技巧,比如,不同媒介(盐、印度墨、蜡、遮盖液、阿拉伯胶、不同液体、物体)营造出不同的特殊效果;比如,干画、水分喷射、溅洒,硬物干刮、湿刮,打磨方式绘出的纹理;以及,“负式”的彩绘方式(negative painting)等等等,也都曾让我沉溺地探究,戒不了地埋头埋脑,过程充实喜悦。只希望在创作的路上,能时时保持开放、自由之心灵,继续探索身边万物之美好…

呵,如此絮絮之呓语,会不会让人一头雾水了,或许贴些画作诠释会清楚些….


左:不同层次的湿上湿,彩绘之树干、天空、背影…  
中:以水喷射、溅洒之海上花…
右:蜡笔涂抹的粗犷窗框,以及遮盖液营造的斑驳墙面…


左:细盐撒出的飞舞蒲公英..  
中:干笔画,尖物干刮之鸟巢…
右:Gesso (类似石膏粉糊的画材)铺陈而来的风…


左:以印度墨点缀、吹嘘,以及湿上湿绘成的野草图…  
中:卵石上的一些纹理,是保鲜纸覆盖而来,晶莹水珠是盐撒的效果…
右:不绘主体,而以Negative painting 绘影之白玫…



以下刚完成的两幅,则是用了湿上湿中独有的一种渲开方式,英文称之为Backruns 完成。这是一种另好些画家又爱又恨的特殊效果。它的形成主要是在潮湿的底色干透前,加上新的色彩或清水,渲染而成的有锯齿状边沿的轮廓,看来像远山、云朵、烟花、或花卉形态。这效果无法完全由画者掌控,色彩会随着水分而流窜。事实上,潮湿底色干的过程,可分为好几个阶段。下笔的时机,水分的多寡,画笔掠过的触处都会影响效果。如果无法控制得好,就会形成许多画者称之的“败笔”。色彩或许整个糊进了底色中,也或许会渲开失控达不到预期要的形态。如果懂得适当利用引导它,它的显现却又是如此美妙,常常给我带来出其不意的喜悦…




我的涂鸦,都是在玩。这两幅,很随兴、无拘。构图模糊在心中,画笔翱翔于纸上。周日的午后,微风轻拂的窗边,心随水呵缓缓盛开野草、野花灿烂间~


 


 

【乐】弹一小段…

随兴弹奏的一小段 Mariage D’amour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Music by Paul de Senneville and Oliver Toussaint.



type="application/x-shockwave-flash" allowscriptaccess="always"
allowfullscreen="true" width="425" height="344">

 


 

【画】游过..


  Destiny…   watercolor.   24.5.10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亘古流域中…

或蜿蜒  或平顺  或颠沛  或流离…
  我们仅仅  划过浅显水纹一两行… 


有关百转千迴  欲述无从
之世俗哀伤


在尽头涌现之际
均已无意义

水面合起无痕


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