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 全球華文部落格–入圍宣告文章。

18.11.09  早上,欣喜地收到了一份通知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入围了2009 第五届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《最佳藝術文化部落格》的初審階段…



《最佳藝術文化部落格》的獎項說明如下


提供關於美術、表演、文學、設計、音樂、電影、電視、攝影、建築等提升人文素養的創意文化資訊,
含定期性個人創作作品的發佈或深度閱聽記錄的分享。
例如:創意圖文、閱讀文學、視覺設計、影視音樂等。



或许涵盖范围广,资料显示,年度最佳藝術文化部落格,是参赛人数最高的组别,共有:902人。
进入初審的人數:214人。


主办当局規定,入圍者需在各自部落格上张貼入圍与活动貼紙
并發表一篇内容、长短不拘的入圍宣告文章,以证明部落格属于报名作者本身…

在此附上此文,感谢主办当局的厚爱,让这纪录着我过去数年画作生活的小小部落格进入了初審…
希望接下来的日子,能更上一层楼,与全球各地优秀的華文部落客一起共囊盛举…


感谢…



【画】人体…


有朋友问,好一阵子没更新文章了,最近没画吗?很忙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其实,在空余时间里一直有画,只是最近专注于人体画,都是一些习作。然后,在不画的时间里,都用在阅读或到户外动动胫骨上,减少了上线的时间,也因此一页页的习作就懒洋洋地被搁在一边了…

人物画,小学时候学画,老师就很注重。画的题目,总也逃不脱诸如:儿童节,运动会,野餐,巴刹之类总少不了人物的题材。还记得,我画的人,不管大人小孩,不知怎的总是胖嘟嘟的,常被小朋友们打趣,说八成是一种补偿的心理了,因为我一直长得像只瘦皮猴。所幸,老师常鼓励说笔下人物线条挺美,再接再厉,才不致颓然放弃,呵。后来,老师开始以简单比例讲解人体构造,比如,小孩脸部眼睛要落在脸蛋一分为二的线条上,大人就大约在三分之一处;标准大人体高约有7个半头,手部、躯体、脚部在其中的比例等;略高班时,老师也讲解了一些比较浅显的人体肌肉构造。这些累积的知识,多少为我日后的人物画打下了一点基础。

凭着这些粗浅的认知与生活中的观察,这些年来,断断续续地绘了一些人物画,也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足之处。泡书局时常爱躲在艺术书籍角落里,翻看有关人体画的美术书。趁着工作与工作间的假期空档,终于买下了一本贵贵厚厚的入口人体解剖书(Complete Anatomy And Figure Drawing – by John Raynes)。书本从人体的骨骼与肌肉分布的每一个小细节讲起,一讲就讲了大半本。那些拗口的各个骨头与肌肉科学名称,是没法一一记住的,学习的过程,就专注在了解个别肌肉骨骼所造成的外在形体线条上。后半部讲解了不同动作肌肉的扯动形态,男人女人包含其中。除了阅读,我也拿了铅笔作素描练习,以求能更纯熟地记住`。以下是本子里的一些习作,没尽录..




有一位画画的前辈曾对我说,学人体画,没真实的模特儿很不容易,不过可先尝试临摹一些大师的人物素描,也可利用一些人体摄影图来写生,甚至,拿自己当模特儿…
铅笔素描练习了一段日子,我又蠢蠢欲动地想以水彩入画了。找了些人体照充模特儿,在锻炼不同动作线条的描绘能力之余,也希望能磨练色彩掌控肌肤光暗的能力…


自觉画得还不够精准,有待继续操练。如果你对人体画有些心得,请多多指教…


 

【画】他们要的真的不多…


The Elderly…   Watercolor.   (31×46)   04.11.09 


一点关怀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四个多月了,父亲的脚伤已痊愈了,手上却依然戴着在医院手术前夕,病床边我给他套上的一串粉橙色佛珠…


佛珠是农历年随家人到庙里拜拜,主持给保平安的,我一直收藏着没戴。赶往医院,看见遇车祸骨折血迹斑斑受苦的父亲,眼泪就当场脱眶而出。痛心难过无助间,忽然想起了佛珠,拿了来就往父亲手上套,只祈求他平安渡过,快快康复,行动不受影响…

晶莹圆润的佛珠套在父亲瘦削黝黑的手上,其实非常触目。一向硬朗不喜这类娘娘腔饰物的父亲,却没拒绝。即使手术后出院,甚至好几个月康复后的今天,也没除去。每天依然戴着它,晨出晚归地坐守店铺,接触许多老顾客…

每回,目光落在父亲略显暗淡的身影上这夺目的一串色彩,心中总难免有些触动。父亲虽不曾说,我心中却清楚,这是他老人家对女儿一点关怀心意的珍惜与看重…
我知道,即使在很多很多年以后,想起父亲,我都会想起,白发苍苍的他戴着佛珠,缓慢移动的身影…


一点时间…


周日的清晨,家务助理休假,我在庭院篱笆旁的草坪上,把洗好的衣物一一反转了晾起来…

邻居的老公公走到篱笆边来和我寒暄,好奇询问衣物为何都反转了来晒,我笑吟吟地回答,这是避免衣服正面的色彩被晒淡了呀。我想老公公是知道的,不过是有些寂寞,找些话题。于是,我把话题一转,问起他最近练书法,可有写了些什么好字吗?公公一听,眼睛发亮,欢喜地说要拿给我看,就快步走回屋里去了。

手中的衣物其实已晾完,我欣然站在阳光下等待。一会,公公手中拿来了几页宣纸,我连忙把微湿的双手往身上牛仔裤擦了擦,小心翼翼接过。虽不甚懂书法,却也不禁对公公龙飞凤舞的字,赞赏有加。老人家听了,眉开眼笑,双眼眯得几乎隐没在满是岁月痕迹的脸蛋中去了。赞叹地看完,我把字递回给公公说,明年过年,我要买些红纸,请他给我们写两幅对联,好贴在门边迎新春。公公听了,更是满脸抑不住,如孩童般天真灿漫的喜悦呵!

下午,篱笆边递过来的是,一盘子老公公请老婆婆亲手制作的,我很爱吃的菜肉包,呜..


一些赞美…


摊贩中心,朋友看着我碟中云吞面上铺得满满的叉烧,怪叫起来:“怎么妳的有十多片,我昨日只得四、五片?妳另外叫加叉烧?”
我听了有些错愣,想想为免给云吞面档的婆婆增添不必要的麻烦,于是有些含糊地、支吾地点了点头。

其实,我也是最近才发现,我开始有与众不同的待遇。每回到这家吵杂、很多摊档摆卖的咖啡店午餐,我都爱光顾老婆婆经营的云吞面档。婆婆不苟言笑,有时候甚至是有点凶的。虽然不太友善,但她煮的面实在好吃。所以,每回我光顾,除了很有礼貌地唤安娣,也会不吝啬地赞美她煮的面。说面条美味爽口,烧的叉烧也很对味,这附近她的面是数一数二好吃的,我很爱吃..

没想到,后来的光顾,她都记住了我爱带点肥的叉烧,不但给我铺得满满的,有时候,连汤里的云吞与葱花也特别多。吃完,我总是顺手把碗碟叠一起送回摊档,只得一个人忙碌煮面送面的婆婆没说什么,身体语言却看得出是感激的。当我放下碗碟道谢,她也会回与友善慈祥的笑容,不再如以往的硬邦邦凶巴巴了,呵…



 

【画】秋色..


  Autumn..  Watercolor.  (60x46cm)   23.10.09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画,完成后,一直想写一篇,有关那四季国土上,秋意遍野的一些零散回忆。坐在荧幕前,几番来回地打了一些字,再踌躇地删删改改,最终还是删成一片空白…
或许,已太久不再正视某些情绪,也已太久不曾用言语诉说,在逐渐习惯沉默与克制后,也变得拙于书写…

昨日家里宴客,在一众亲友喧哗间,蓦然瞥见电视荧屏上白雪纷飞的画面,报导说天气幻化无常,今年瑞雪早降…
呵,秋去冬来了,我想起,依然铺在桌面上,不知该如何陈述的秋色,不禁莞尔…

就如此吧,无需再多言语,思绪能得以流泻于一笔又一笔的色彩间,沉淀定格成一幅宁静的秋图,埋藏了些许恒定的自知… 
我想,我也已该满足…


*


DEMO:


与喜爱画画的朋友,分享没啥技巧的秋图…  懂得画画的前辈,请多指教。


1。我想要一片反映一角蓝天的波影,所以用了遮盖液(masking fluid)覆盖了一些湖面,保留画纸原本的白…
湖边的树影,主要以红、橘、黄色系,大小笔的用了湿上湿(wet-on-wet)涂抹,树干刻意留白…




2。有了遮盖液的覆盖,绘湖面时,比较能恣意地挥洒,也能更专注去描绘两旁的倒影…
湖面浅淡的一些线条,是以干净小笔,在色彩几乎干透前,轻轻划过…




3。继续细绘树林里的树干、树叶,以及飞鸟…  色彩全干后,轻轻擦掉了遮盖液,湖面呈现一片空白…




4。修饰湖面空白处,也稍微再加强一些光与影,完成之作如下。



  图片拍摄的清晰度不一,抱歉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