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画】路。


   1.11.08  Watercolor





你不会相信,我是由终点折回来的。
你怀疑著问:都遇见了什么?

然而我并无意阻止你去重蹈。即使
晚天路上也许出现风暴
雨季常有塌坍
我只是用手指出一条用智慧无法照亮的路
以袖子遮住
一些用泪水无法治愈的伤口,说:

记住,你不允许停驻。
为一切点灯的处所,或者仅仅为了
有著歌与梦并眠的树下
而正步于温暖周围构筑起来的黑暗—
因为,你只能被你自己照亮
所以必须不断消耗自己。

我说:去罢或许,你会多看见些别的—
当阳光在尘世间的早晨灌满了飞灰
你将在晒暖的被褥间醒来
疑惑,并且很快忘了有没有做梦
孤独在花与瓷之间优雅成形
是你熟悉的早餐

而我从街角走过,当你的脸正从窗口很快
奔上阳台喊住我:嗨— 情人

而我只是迟疑地转头:对不起,
我们曾相识吗?

很明显地,此时你的今生
已经是我的来世了。

— 陈克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