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画】堆砌些许的清幽…



   7.9.08   Watercolor.  
   


我的老嬷(我外婆的母亲)从中国带着唯一女儿(我外婆)来到大马的时候,曾在吉胆渔村上落脚一段不短的日子。后来嫁女儿,随之迁移到陆上居住。许多年后,排列第三的外孙女(我三姨)却嫁回吉胆岛去。我小时候,于是常常有机会随探望妹妹的母亲、探望女儿的外婆、探望故友与孙女的老嬷,坐船到吉胆岛上去玩,假期更是常常会留宿一段日子。


那时候,除了主要的码头是水泥地外,穿越一间间高脚屋的“路”,都是一列列木板排列出来的,有好些偏僻的地带更只是直接用砍下的圆滚滚木桐铺陈。木与木间都有不小的缝隙,低头就能看见一片乌青色的泥沼。我第一次去的时候,很小很小,只有母亲腰部的高度。站在那横陈着许多裂缝没栏杆的木板路上,怕得蹲着不肯举步。死命低下的头,看见了缝隙下,有许多小东西(后来当然知道了是小螃蟹)跑来跑去,它们有许多玩捉迷藏的小洞洞,以及穿梭画出的美丽图案。感觉新鲜之余,我记得我是趴着整个脸蛋贴近了缝隙中去看的。后来,抬头再看见许多黝黑与我一般大小的小朋友都健步如飞,好像也没一个掉下裂缝中去,在母亲带着走下,渐渐克服了胆怯。


接着的日子与当地小孩以及表弟妹们混熟后,别说举步,简直是到处乱窜,去庙会,逛街场,爬栏杆,跳渔船,整个海岛都成了乐园。甚至随隔壁的大哥哥乘船出海到附近海域捕鱼,以及学当地孩子跳下海水中去玩,如今回想,是那个时候,练就的水性与对海的喜爱吧。当时的海水虽不算清澈,但却也不至一片污浊黄泥水,如今,低下头去,看见的不再是遍布小螃蟹的泥沼,而是满满堆积的垃圾层,那曾经举目皆是的片片红树林,也再无影踪。自从三姨搬到南马后,已许久不曾踏足这小岛,这是一个周末心血来潮走一趟的怵目心惊。据说,附近海域渔获已不多,许多人家都转型开了养鱼场,小岛也成了游客一日游之处。属于商业地带的街场,繁华了许多,海鲜餐厅入目皆是,走过的卡拉ok厅震耳歌声掩盖了海涛声,宽宽的水泥路一路燥热地延伸出去,摩多车不停响号擦身而过,我只能抱着背包不停靠边走。


如此,一步一心惊地走过面目全非,唏嘘地不停想起许多简单纯朴的好时光…. 与友伴们,月光下海涛声中,捧着刚从街场摊档上,一块钱买来的啦啦煎,啪嗒啪嗒快乐踏着木板跑回三姨家的情景…. 想起三姨家前停泊着的渔船,堆积着渔网的码头,环绕的红树林… 想起凉风习习下看星星尝热乎乎啦啦煎嬉笑的好时光…  


或许,或许,能在画纸上,努力堆砌些许的清幽…

1。

2。

3。

4。

5。

 


   

【画】水彩静物 — 绿。


 31.8.08   Watercolor Still life.  Gooseberry。


Technique: Largely wet on wet. 
The composition makes full use of the various matt stages of the paper to achieve desired effects.


纸张在湿水后(或上了色彩后),在干的过程当中会呈现不同的几个阶段。
从有水光反映如镜、半亮、微亮、接近干、至最后的完全干透,在不同的阶段,绘上不同浓度的色彩,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。
这幅静物图,利用了这份水性,以简单色彩完成。


Step by step Demo :


1. 叶子与果子上的亮光是水在色彩上扩散的效果。白色纹理则必须掌握绿色几乎干透前一瞬间,以细笔蘸水轻轻划过。
 


2.叶与果子一律采用了青绿,色彩的调配与变化以呈现立体感很重要。变化的同时,亦要留意光源与整体色彩的协和。


 


3. 盘子彩绘用了中笔湿上湿画法(清水打底,不同浓度的两笔色彩快速带过整个盘子)。左旁留了白,光源与果子的应一致。


 


4。最后的背景是大笔的湿上湿,与盘子同系列的色彩,纯粹想要一幅色彩简单的静物图。完成之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