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画】窗台边的玫瑰


  《窗台边的玫瑰》      Watercolour painting.   29.5.08.



 Step by step Demo~









1。红,蓝,黄,混合水粉调配成玫瑰在晨曦下不同的深浅色彩…

2。用较多的水分涂抹窗外天空与叶丛,呈现一种朦胧较远的景致…

3。用比较浓郁的色彩细描玫瑰枝干与窗支…

4。混合褐蓝土黄绘窗框,紫黑大笔抹右墙,最后细描左边青花玻璃…



 

裂口。


选择了蜡笔来勾画老旧粗糙的木框。在紫蓝漆剥落间,用了枯竭的血红涂抹….
其余部分,以水彩上色。墙上斑驳痕迹是上色前,用旧牙刷刷了些白色点点的masking fluid,然后,以水彩用湿画干画法涂抹…
色彩干的不同阶段,也刷了点黑褐斑痕。墙上细微裂缝与破裂的玻璃,以小笔描绘。最后,擦去masking fluid,略作修饰,完成。


17.5.08. 深夜。

[画] 湖畔。锈篱


 省略了远处大树与近处大树之间的树木… 
 大笔湿绘晨雾笼罩的朦胧远景,小笔细描晨曦下的大树与野草….
 近处树干与部分锈篱,用了一些蜡与干笔绘纹理… 
 
其余所有,水彩… 

— 我的宁静湖畔 —

 

 

Step-by-step Demo 《大肚瓮》

1。 阳光从右处照射下来,我为青瓮调色… 绿,蓝,一点褐,一点土黄。两支毛笔并用,一笔带色换色,一笔带清水,由浅处开始在画纸上轻扫。在浅色渐干的不同阶段,调深色,画暗影,画瓮肚上组成的自然斑点。一滴小小清水滴落亮处,水分自然扩散推开了原有色彩,形成了瓮肚上我要的一点亮光,这是水彩流动的美妙之一呵!青瓮左边颈部的黑影在底色几乎全干前下笔,色彩鲜明之余亦能融入色彩中而不至扩散。瓮嘴的线条与凹处干透才下笔。

2。 左边暗灰色的老瓮用蓝,褐,红去画。瓮上斑点与纹理,待底色干后,再局部上层清水,用黄,褐与水分的扩散完成。大肚瓮放在铺了旧毡子的圆桌上。绘毡子前,先绘了朦胧的背景与没被毡子覆盖的桌面…
用大量清水打底,用不同色彩大笔铺盖。原画里的亮光是淡淡的黄,拍出来的黄却很鲜…

3。最后,画旧毡子,依然采用大量湿画法。老觉得自己画一幅画,总有些部分爱恣意地下笔,不肯老老实实乖乖由头好好描至尾。细心画好了三只大肚瓮后,颜色黯沉带暗花的旧毡子即成了我放肆之处。偶尔就因为如此不乖与随兴,破坏一幅原本画得好好的画。这幅,毡子可以画得细腻些的,但,恣意放肆却自有其趣,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