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…


   …. 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 ….   [白雪歌]    28。11。07  夜


 


 





后记:

画发表后不久,可斯兄写了一首诗…

http://my.hibiscusrealm.net/essay-51929.html


[1093] 雪。 2007-11-30, 14:05:58
无言。感动。谢谢…

reply:

无他。春风。送暖。。。
我也一样从画中感受暖意。。。。
2007-11-30, 14:11:58 




 


The Sentinel

这些年,下海的体验其实比登山多,无他,体质不好,魄力差劲。下海感觉比较不吃力,长途崎岖陡峭的山,会爬得汗如雨下气喘如牛,然后渐渐堕后如蜗牛,很窝囊。








最后一次登山,是去年中,大汉山。


连续两天的攀登后,在一个瀑布处与队友下水,不自量地学原住民导游随急流玩滑大岩石。滑落至一个约十多尺深的水潭后,必须奋力游向岸边,才不至让水往下冲去。


双腿其实已疲惫,夜里又曾下了场豪雨,水冷且湍急。第一次玩,没问题,刺激过瘾。第二次,滑落深处时脚部抽筋,无法使力,身子直往下冲,往下沉,几近溺毙。幸得在对岸高处玩跳水的导游及时看见,如飞鱼潜入水中游来奋力捞起,才幸免灭顶。


小小黑瘦的他,是我心中巨人。后来,继续走完全程,也得他多方关照。不敢再胡天胡地,不知量力。森林才是他们的家,他们是森林的守卫。

回来后,已没再登山,只偶尔与家人走走不吃力的半日山。只是,身处林深处,大自然曾给于的许多美妙时刻与感动却记忆深刻。


  
恩人与差点送命之激流


森林中渺小敬畏地仰望矗立眼前巍巍耸高的老树,总会想它们到底屹立多久了呢?如此结实庞大,已经不像一棵树,更像一座岩石,一个不朽的见证,见证着与天地同在的存活。还有,那铺天盖地茂密的苍翠,绿叶缝隙间撒下的细细碎碎缕缕阳光,斑驳交错横呈的枝干,片片青绿润湿柔软如毛毯的苔藓,朵朵奇异罕见的花卉,可爱趣致的蘑菇群与潮湿清新的空气….


呵!仅借一支拙劣的笔,勾勒些许回忆片断…



  《The Sentinel 》   雪。   5.11.07  夜。


Wet on Wet Painting : http://www.blogkaki.net/5477/viewspace-750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