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点写实有点印象画

最近的清晨与黄昏都下连绵大雨,好几次带好了画具打算到湖边去写生,结果都去不成。

今晨,画完了夕阳,我提起了笔,就开始画我印象中的湖景。结果画出了一幅有点写实,又有点类似印象画的湖景。

画完,很开心很满足,好像了却了一桩心事,也好像征服了天气不给我写生的懊恼。对于这新尝试,也算挺满意的哦 :p !


    30。7。07   雪。

【馔】蘑菇芝士鸡~ (给萍与英俊小生)

这是一道喜欢芝士的小孩与大人都会喜欢的简单菜式 ~ 蘑菇芝士鸡。


特色是用面粉煮出类似罐头蘑菇汤的香浓芝士糊,却没有罐头的坏处哦!


这食谱特为常鼓励我写作投稿的萍准备,希望喜欢烹饪的你会喜欢,也希望你英俊的小宝贝会喜欢。









材料:


* 两只鸡腿肉切丁,放些许酱油蚝油腌制


* 两粒马铃薯切丁


* 蘑菇切丁


* 一大汤匙面粉, 一至两片芝士 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 1。 放食油



 2。 转小火,放面粉



 3。 放鸡肉,蘑菇,马铃薯,炒一炒



4。 放一大汤碗的水,一茶匙盐,
     开大火,盖锅。


  5。 鸡肉,薯块熟后,把芝士撕片放入



  6。 芝士融化,就可熄火上桌了:)


【馔】芒果鸡。

周日,因为好友来访,除了瓦煲奶油虾,其实还弄了几道菜,过程也拍摄了下来,这是其中一样。


这道菜不是很正宗的啦!是我个人随意的拼凑与想出来的煮法。因为刚好有一些鸡肉,想弄点颜色好看特别的给小朋友们,雪柜中又刚好有芒果和之前炒饭剩下的青椒,于是,就想以水果入菜。效果挺不错,今日把相片整理了一下,写下与你分享。
 















1。
~ 鸡腿起肉切块
~ 腌制一些酱油,耗油,红酒
~ 芒果,青椒切粒
2。
~ 放两大汤匙玉米粉进鸡块
~ 混合,让玉米粉包着鸡块

3。
~ 鸡块放入热油锅炸一炸
~ 这泡油过程能锁著腌料味道

 4。
~ 捞起大约已半成熟的鸡块
~ 洗锅


 















 5。
~ 放点水一大汤匙糖煮溶
~ 放些芒果压软煮出芒果浆
~ 然后倒进鸡块与其余芒果
~ 鸡块表面有粘性佳的玉米粉
   会粘住甜甜芒果浆
 6。
~ 鸡肉一熟,放青椒 
(青椒是点缀,混混就好,
  别煮太久,不然会抢掉芒果味)

7。
~ 挤些柠檬汁,熄火。



8。
~ 上碟
 ^.^


[童年] 那段被啄的日子



4。7。07     雪。



那天在一篇文章中,无意中提及小时候家里养的家禽,回忆马上转入分岔口去,追朔了一段与小动物玩闹厮混的快乐时光。


小时候,家里有一群鸡鸭与两头鹅,都是伯娘们饲养的家禽。饲料都是一些隔夜米饭与沱食菜滓,天天喂食,从干瘪雏儿养至丰腴肥美,再成为让人垂延的大日子佳肴。这些家禽,在屋后都有各自的栏子,早上被放出来,黄昏被赶回去。伯娘说:多运动体格好,肌肉结实食之才好滋味哟!所以,不厌其烦,周而复始,赶出赶进。


有这么一群大白天到处摇着屁股晃的家伙,闲来无事,为了它们健康着想,我于是常常悄悄走近,然后忽然放声张开双臂追赶,吓得鸡飞‘鸭’跳,然后开心呵呵笑!被我欺负得多了,这群家伙的回敬是到处给我布下青色粘嗒嗒臭醺醺的地雷阵,偶一不慎,我必中招。


最阴险的招数是,派遣那喜欢躲在人背后,神不知鬼不觉啄人超痛的黑头鹅来偷袭。有时候,还是两只鬼祟家伙一起出击!被啄得大跳,我通常会很生气地追赶,然后一把抓起鹅颈,看它扑着翅膀哦哦鬼叫,双爪乱抓鹅毛飞脱!然后,放手让它夹着尾巴,如丧家犬般窜逃。教训了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,叉着腰胜利奸笑的我,最爱捡片美丽鹅毛夹在书里当纪念!现在想来,那时候个子小小却真够胆量,如今再叫我如此去抓鹅,我想我必是那个披头散发,“抓”不了兜着走,吃败仗的家伙!


话说回头,这些长大了大腹便便,不知感恩,也不可爱的家伙,小时候却是非常惹人疼爱的(呵!我们小时候都是可爱宝宝!)。它们的来处,是我常随母亲去的巴刹地摊。地摊摆放一栏子一栏子毛茸茸的小畜生。这群拥挤在一堆的雏鸡雏鸭,在阳光下闪烁着漂亮的鹅黄色,叽叽嘎嘎,小喙小眼是很趣致可爱的。看见这些小东西,我总忍不住挣脱母亲的手,趁母亲在一旁的菜摊忙着选购时,溜到栏边蹲下,伸手去摸柔柔的茸毛,同时也偷一点杯里的饲料放在掌心让它们啄,小小的喙啄人不痛。有一段时间,地摊还卖五颜六色的雏鸡,我记得母亲说好残忍,罢买了一阵子。


在摊档选购的都是家庭主妇,被选中的雏鸡雏鸭会被拎起,放进穿了几个小洞的纸箱,让人带回家去饲养,长大后好变成桌上佳肴。这么费煞时间精神的活儿,在如今讲求速度的大城里,我想已不会有人肯干了。已有多年不曾再看见这样的摊档,在乡间它们是不是还存在呢?养畜这些家禽的勤俭主妇们,是否依然为了生活所需,还是已把它当成一种闲情逸致了呢?


忽然,好希望再回到那段日子去,被啄一啄!



[星洲日报。7月17日]


【馔】瓦煲奶油虾。

昨日,下厨弄了几道家常菜,心血来潮拍下了制作过程,与你分享。


这道菜叫 - 瓦煲奶油虾,是一家餐厅的招牌菜,很开胃的一道菜,淋它的汤汁你会吃很多很多的白饭。
吃过几趟之后,终于研究出了它的煮法,从此,可以自己在家弄,经济卫生。如果你也爱弄吃的,不妨试试。








材料 :


~ 虾只,连壳切半挑肠(别切断哦,目的:美观,容易吃)

~ 蘑菇(自己加的,也可以加鱿鱼,蚌,鱼片等海鲜)

~ 姜,红葱头,蒜米捣碎; 小辣椒,咖哩叶,香茅。


~ 淡奶 (Ideal Milk),牛油


分量多少你自己得看着人数办,比例大约如左图。

可以开始咯!















 


     

1。烧热瓦煲
2。放一汤匙牛油
3。放姜,红葱头,蒜米,香茅
(如果喜欢辣,可以加点咖哩粉)
4。煎香后,放一汤匙糖,半茶匙盐



5。然后,倒至少半罐淡奶,如果不要太浓郁,可以加点水

6。不妨放点咖哩叶在奶中



7。淡奶热了,放虾只与蘑菇







8。咖哩叶与小辣椒一并下
9。虾子一红就熄火,上桌。

(注意:即使熄火了,瓦煲会继续滚烫着煲里的材料,所以,不于煮太久,也别盖上盖,不然奶水会呈现粒状,就不漂亮咯!)


这道菜带浓浓的奶油香,味道里有着小小咖哩叶散发的独特香味,汤汁因为小辣椒会带辣(比较刺激),海鲜别煮太久才鲜甜可口。希望你会喜欢!(注意:这道菜胆固醇挺高的,老人家不适于常吃,准备工夫也较多,所以,偶尔弄弄好了!呵呵!)


 


 


[画] Negative Painting

那天,我看到一幅画,觉得很特别,留意细看。然后开始恍然,哇!这是有点本末倒置的画法!不其然地兴奋莫名,我也要试试看玩!

怎么说呢?你看我们画画,总是很注重主体,起稿上色都着重它。比如说,画一朵花,通常都会细细给花上色,然后背景吗通常都用湿画法给它模糊。而我看见的那幅画,却只注重给背景上色,主题是模糊的,背景却色彩鲜明层层叠叠,借此,衬托出主体。我觉得这是一种Negative的画法,很有意思!迫不及待地想试!

我画得很随意很好玩,没起稿,老实说,脑子里甚至也没有太多构图,就随感觉随颜色散布走。比如,这幅,看着白纸,我只大略想,我要画蓝色的花。然后,我把整张画纸弄湿,在左边给它浅浅的蓝下方带点绿,然后中间我放了一堆深深的蓝(只是一堆色,没有花的形状),右边随意勾勒几笔紫色,也不是花。在这些渐渐扩散的蓝紫间,我随意点一些深色代表花心。之后,停笔,等画干。

再来,才用鲜明色彩画花瓣间深影,也是很随意地顺着色彩勾勒。然后,一朵朵的花就出来了!呵呵!好不好看?


 这幅我可没画山哟,我画它的背影树景,然后就衬托出山形与那山涧的溪流(或小路),随意你喜欢那是什么 :)

 还有一些类似的作品,在这《幻影》集里,都是这3天里玩出来的,开始画的不太好,请包涵 :
 
http://my.hibiscusrealm.net/album-18992.html

[童年] 豆腐花瓣


27。6。07    雪。



在我的童年回忆中,有一个温柔女子的身影不时会浮现。她其实不过是一个过客但身影异常鲜明。我总不太理解,却也不曾去深究,想起又略过。她是一个挑扁担在我们老家附近兜售豆腐花的女子。


昨夜,执笔写一段过去,女子身影再度浮现,我毅然捕捉它,开始细细回想。
当零碎的片断凑合凝聚,一切逐渐清晰。我开始恍然,记忆的鲜明不仅仅是因为她,而是牵扯着我微时喜爱的一段温馨时光。呵!那不过是一些周日午后,母亲与我们都留在老家厮磨,无需到店铺奔忙的时光。


老家是祖屋,一间搭建扩建得相当大的半砖木屋。外头围篱内,一片空地,许多花树,一群鸭鹅与两头狗。屋内间隔了许多房间。每房住着一家人,所有叔伯都已成家并且儿女成群,老家是一座热闹的大观园。


母亲是安静低调的,在难得的周日悠闲午后,我们通常都在房里。弟弟们在沙龙与床褥上午睡,母亲卸下平日的劳碌,投入她喜爱的缝纫。这时的母亲是轻松温柔的。在微风轻扬着红色格子窗帘,茉莉花飘送轻香,婆裟树影微微晃动间,我们母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。呵!这是我喜爱的静谧时光。我或许窝在一旁看书,或许托着腮帮子看母亲缝纫,也或许拿了一些针线缝制五粒小米袋(噢!这玩意儿,我们管它叫五粒子,一种每个孩子都会玩的有趣游戏。)然后,在这悠游的情境中,远处会传来清脆的叫卖声 “豆腐花!卖豆腐花!”


听见这悦耳的声音由远至近,我总会兴奋地丢下手中一切,利落地弹起身。母亲会谅解地给我一个碗和一点零钱。当我捧着碗飞奔出去,篱笆旁的铁栅门处,必然挂着与我一样欢天喜地的堂哥堂姐们了。我会占个好位子,把碗伸出去,等待门栅外徐徐放下两个重担子的豆腐花阿姨来接。


烈阳下,阿姨头戴着罩着布巾的草帽,在下巴处打个蝴蝶结,身上穿着长裤长袖的花布衫。看着许多伸出碗的小手,她总是温柔地笑着。木盖打开,热烟从木桶间袅袅腾升,豆腐花香飘荡空气间,我们一群孩子会开始嬉笑竞喊,企图吸引注意力,先尝为快。阿姨总是从从容容地接过一个又一个的碗,盛满一瓢一瓢的乳白花瓣,加上透明的糖浆,然后叮咛每个孩子注意烫热。


接过碗的堂哥堂姐们会小心地走到一旁树下台阶处,坐下开始希里呼噜地冒着汗吃。我却爱捧着我颤动的豆腐花瓣,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地走回房去。然后,母女俩一起分享一碗热乎乎甜蜜蜜的暖意。


豆腐花阿姨的身影,印刻在我童稚的心灵中,原来是为了记载这一段与母亲的亲密温馨时刻。呵!两个同样温柔勤快的女子,早已合而为一,难分难解。





 


[星洲副刊/星云。  7月10日]

[画] 近距离接触

我知道,你或许是被文章题目吸引进来看看,所以,赶快给你说明,这近距离接触 — 指的只是花草哦!
如果你觉得受骗,快走,别浪费宝贵时间 (虽然,我不会让你空手而回…)

怎么说呢?这两幅东西,其实有点名堂的。(啊!我是说画的题材,不是本人拙作啦!)
如果生在南洋,你必然在某处见过它们。只是,你可知道它们的名堂与用途?(是,有用途的,我也才刚知道。)

 花名 – 九重葛 (學名:Bougaianvillea; 更普遍的马来名:Bunga Kertas)

 属紫茉莉科,多年生草本植物。用途:花茎可编织篮或绳,纤维可织葛布,根可制淀粉,又可供药用。
 (哇!我晃出晃进,常常享受着花儿的美艳,却从来不知道她原来如此有料,外在美与内在美兼具!)

这是  -  芋叶 (即是芋头的叶子,没什么学名吧我想)

我只知道如果一不小心接触这家伙的汁液,必然让我痕痒难挡。
却没想到在中药里,它居然是治发痒的良方!(以毒攻毒!真不是盖的,且看药方)
适于治: 香港脚(脚气)、水虫伤、湿疹、无名之痒 ,任何痒症都适合。
用法:芋叶一片。摘芋叶之时,必须在中午时间摘取,直接擦在患部。芋叶有毒素,以毒攻毒最有效。早晨、傍晚芋叶有水份,水份存在不能攻毒,失去效能。

*

好了,我说到做到啦!除了给你看画,也给了你一点小知识咯!如果(我是说如果),你看画看得一头雾水,因为实在不知所谓,那真不好意思,我请你看(旧)相片吧!(最右那张刚拍)

   

这些花草在我家院子里可看到。昨日洒水,发觉芋叶越生越多小宝宝。于是,拔起一些放进一个玻璃杯里,再顺手从鱼缸中捞了两颗贝壳衬托。艳阳下,握着盛着青绿芋叶的闪烁杯子,看着盛放的粉红花朵在风中微微摇晃,忽然,就想细细地画下它们。

近距离的画有许多细节,需好好起稿。上色,我用了细腻的手法处理,小笔慢描,用了很长时间。整个下午与晚上,都沉浸在画中。夜里,完成两幅画,受过伤的手腕再度痛楚难挡(唉!精魂再度忽视肉身,不是刻意的)。不过,夜里睡得很好,半夜,没有乍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