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画] 女体。两幅。


小丑(一)   12。6。07    雪。


小丑(二)   12。6。07    雪。

 

同一个女子。

脸上涂抹了苍白的粉,双唇是黑色唇彩。
她,是个小丑。

我看见她,在不同的时间,不同地点。
但,暗角中,是几乎同样瑟缩的姿势。

她,眼角挂了一颗蓝色泪珠,身,半裸。
我震惊。整个景象继而印刻在心中,不去。

今日,把她画了出来,
企盼对这印记哀吊,然后
释放…

[画] 老树。两幅。


  老树(一)      10。6。07     雪。


   老树(二)      10。6。07     雪。

两幅老树,我用了同样的手法完成。树是光透的,一棵在山坡上,阴天;另一棵在小路旁,风雪中。

背景的云彩或乌云我要一气呵成的完成,可惜没有masking fluid撒雪花,如果涂抹时刻意在树上与天空留白,色彩将难看。于是,我找来了一支白蜡烛,在枝干上,天空中,勾勒了一些白线条与飞雪。然后,开始调色。

两幅背景都用了湿画法。打湿了画纸,一支粗毛笔蘸清水,另一支蘸调好的色。两笔交替并用,刻意用了斜角度。蘸色的笔期间换一点色彩,给天空一点变化。

天空画完,我继续那连接的远景,山坡,树丛与地面。远处山坡,树丛,草地的色彩更改了些,也浓郁些。完成后,在颜色没干掉前,我压扁了毛笔,蘸了些清水,开始用手指弹动喷射点点雪花与叶片,也用了藏青与蓝靛色制造一些草地的纹理以及让风雪更清晰。

最后才用干画法把老树的枝干慢慢顺着蜡出来的白一一描出。小树枝是刻意间断式的勾勒。树身上的白不全是腊,也用了留白法增加白雪和枯裂。 

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不要紧,这不过是一个人不想想太多时的喃喃自语。。。

灼。

 








我没有走近你
只站在交错颤抖的树影中


闷热的正午仿佛无限悠长


天空
在灼阳下喘着气


大地
却向它伸长了手


我转身
把身影从一片魅影中抽离



5。6。07   雪。


 [星洲副刊/星云。  6月14日]